渔民改善环境摆脱贫穷 填海给孩子一个未来

2020-07-21 247浏览 15评论 52赞
渔民改善环境摆脱贫穷 填海给孩子一个未来

渔民改善环境摆脱贫穷 填海给孩子一个未来

生活在市区的我们或许总希望保留仅有的淳朴,但是,却可能忽略了当地人也渴望发展的一面。

那天,阳光是温暖的,然后伴随着微微的海风。 

几个小孩在海边嬉戏,而大人们则在岸上的屋檐下抽着烟,边聊天。几只猫咪优雅地在走着,然后,大家就这样消磨着一天的时光。

无疑,这里的一切就是那幺地悠闲,但是,渔民们其实并不希望自己的儿女也过着这样的生活。“谁希望自己的儿女像我们那样继续做渔民?”“我也不希望他们步我们的后尘。”这,是与他们聊天时得到的最直接坦诚的回应。 

海边的午后,看似悠闲恬静,但,我们却看不到渔民们也有自己的无奈与渴望。对部分渔民来说,如果填海后能改善目前的生活环境,同时让他们摆脱渔民的贫苦和辛劳生活,其实,这更是他们渴望的。接下来的这篇文章,我们将聆听6位渔民,最真切直接的心声。

峇东海滨渔村(Permatang Tepi Laut)渔民协会副主席哈迪是支持峇东填海的,而当他提出自己的看法时还一度遭到邻近渔民的炮轰,更差点被暴打。 

他表示,填海其实是大势所趋,毕竟,他明白槟州确实真的需要落实交通大蓝图,而在没有资金的情况下,填海是唯一的方案。 

“再来,就算不提填海,我们始终会面对土地不够的情况,目前南部是最适合的地点了,所以我们别无选择。”

为下一代愿妥协

哈迪不是不感到可惜,毕竟,当了几十年的渔夫,他也担心自己或许不能适应新的生活,而要他开始投入朝九晚五般更有秩序、更有系统的工作,他也担心自己胜任不了。只是,一想到必须得有人做出让步,同时又能为槟城,为自己的下一代带来更好的发展,哈迪愿意做出妥协。 

“如果以后槟城人真的能解决交通问题,我们的下一代又能过着更好的生活,我愿让步。惟,前提是,我们的生活必须获得保障。”

渔民改善环境摆脱贫穷 填海给孩子一个未来

渔民们的下一代无忧无虑,但是,这样的淳朴快乐,是我们的主观价值吗?

沙米占:不想一辈子做渔夫

沙米占(34岁)从小就随父亲出海捕鱼。询及喜欢当渔夫吗,他苦笑。不答。 

期间,他透露了自己也不想当渔夫的想法,但是,他似乎找不到生命中的转捩点。

的确,没有人喜欢那种日晒雨淋的生活,更不可能有人追求那种“有一餐没一餐”的不稳定生活,当我们羡慕着渔民们的悠闲时,我们或许从没真正从他们的角度设想。

捕鱼可能一去不回

当我们因为乘风波浪而感到刺激时,我们其实没有考虑过渔民们所可能面对那“一去不回”的风险;当我们被工作压力压得喘不过气,而渴望到柑榜郊区松懈身心时,我们或许不晓得其实部分渔民本身也渴望拥有较好的生活环境。

他们也希望能到咖啡厅上网、拥有好一点的智能手机,然后羡慕城市人的光鲜亮丽。但,我们却似乎剥夺了他们迈向发展的权利。 

沙米占不想当渔夫,只是他没有转行的契机。填海会不会是一个转机,没有人知道,但是,可以肯定的是,他真的不想当一辈子的渔夫。 

“我不知道可以做什幺,但是,若有机会,我不想当渔夫,也不希望自己的3个孩子都当渔夫。”

卡威:希望儿女摆脱贫苦

“不!我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做渔夫。我不要!”——这是,卡威(41岁)的心声。 

那天,他叼着香烟,看似悠闲,但是更多是无奈。他表示,其实村民们的生活根本不容易,尤其是要应付日益高涨的生活开销,要是能摆脱目前的生活已经算好的了,怎还希望儿女们当渔民。

赔偿合理没必要坚持

他说,每次看着自己的儿女在海边玩得天真烂漫,他都希望儿女们摆脱贫苦与辛劳,或像其他白领一样,或在冷气房工作,或只是从事文字行业,无需劳力与低薪。 

值得一提的是,他很明白填海或将令眼前那种无所事事的悠闲给带走,然而,他更清楚已经没有多少渔民的下一代会继续当渔夫的了。

“所以,就算保留了渔村,迟早也是空壳,那为何不让子女摆脱贫穷,同时让自己与下一代过着更好的生活。

“如果赔偿合理,我没有必要坚持下去。” 

法依扎:不想孩子当渔民

30岁的法依扎有一个孩子,与其他渔民一样,他目前也陷入了两难局面。

他不希望自己的孩子也当渔民,也希望自己能给孩子更好的未来与保障,但是,他不晓得除了当渔民他还能做什幺。

“只要我们生活有保障,有更好的工作,我不介意。”

不抗拒其他工作

值得一提的是,法依扎表示自己不抗拒其他的工作,只是他还不清楚自己还能做些什幺。毕竟,他从小就捕鱼,还不晓得自己能有什幺样的可能。

“我其实也希望自己的生活可以有改变,我不可能做一辈子渔夫的啊,但是,我不知道可以做什幺。”

他说,希望有关当局能给予他们一个与渔业有关的工作,如船载业,那幺至少他们不会那幺抗拒。

再里斯:希望朋友找到好工作

再里斯不是渔民,但因为他的童年和好友都在这儿,所以他经常回到渔村,更关乎朋友们的一切。

“嘿,你们不要那幺自私好不好,你希望自己的孩子跟你一样做渔夫,然后给外面的人用奇怪的眼光过来看你干这行有多‘特别’?”

他说,只要朋友能找到比渔夫更好的工作、未来获得保障,他乐见其成。“谁都希望进步,过更好的生活。”

需妥善安排渔民生计

不过,他提醒,填海后除了要给予渔民合理的赔偿,有关当局也必须得给予妥善的安排,尤其是未来的生计问题。

渔民们的诉求
要求1:白纸黑字写下承诺

SRS集团多次与渔民交涉,也给予很多口头承诺,但重点是,这些承诺是否都会实现,对方必须仔细列明所有条件,以白纸黑字证明,这样对渔民才有保障,那幺渔民才会有同意的可能。”

要求2:寻地点,建新渔村

最好的方式就是寻觅新的地点建设新的渔村给他们,给予178户家庭一屋赔一屋的赔偿以及一笔搬迁费。

要求3:请善待渔民

如果牺牲是无可避免,那幺请SRS集团和州政府能仔细地评估他们所作出的牺牲,并以有尊严的方法对待他们。

结语:

别把对大自然的渴望强加我们身上

“请不要把你们对大自然的渴望强加在我们身上。不要那幺自私。” 

上述心声不是出自渔民的,但,却来自一位第三世界老翁的看法。

对他而言,我们总把自己对绿色的期待和宁静,寄托在相对落后淳朴的地方,却忽略了其实当地居民其实也有期待摩登化、城市化的想象。 

不否认,还是有渔民希望保留渔村,以及传统的作业模式,然而值得深思的是,当渔民都不希望自己的下一代继续当渔民之际,留下来的传统器皿和渔村会否显得空洞与苍白?而,若渔民在发展洪流中,通过就业转型来提升了本身的经济条件,甚至改善了当地的生活环境,这样的情况又会怎样?

很多的假设与想象,没有答案,但,肯定的,渔民们的心声最直接,最真切。(ADV)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