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言:半线,见与不见

2020-07-08 933浏览 12评论 67赞

这是「半线想想」开幕的第一篇序言,「半线」是以前彰化市的地名,所以有时候会用「半线」来代称彰化。

序言:半线,见与不见

在想想论坛开一个「半线想想」的专栏,其实让我犹豫了非常久。对我而言,彰化是文化的沃土,是很多在地的老师前辈们,竭尽心力地书写了大量的文史作品,耕耘出丰富细腻的文化风景。我此时再插嘴写几篇文章,好像也只是来刷存在感与搅局而已。

但后来想想,就是这样的搅局,好像也会有一点意义:

我们过于习惯「彰化县」这一个政治区域上的概念,但他其实不是一个严谨的地理区域(之后会再详细讨论),也不是整齐的、有核心的文化区域。或许很多地方学已经把这块土地探索透彻,但除了撰着方志与抒怀乡愁,我们好像少了很多批评或解构的材料,去质疑、挑战,甚至重新理解这块土地上发生的诸多现象。或许就连批评的方法论,都还在摸索的阶段,一如此文。

现在流行「地方创生」这个概念,但是如果连「地方」是什幺,大家都莫衷一是,那到底要创生什幺?地方就是有地方选举的台湾省辖区吗?(没错,彰化县目前还隶属于台湾省底下)有民选选乡镇市长的就是地方,官派区长的就不是地方吗?

如果我们都还没有办法怀疑「地方在哪里?」那又如何谈论后续的改变、又要动手翻转什幺呢?

所以,如何打散和绞碎「彰化」这个概念,然后重组、并且再现?这是我一直很感兴趣的事情,我想要透过接下来几篇文章,从人物、历史、产业到环境,跟大家一起来重新探讨「彰化地方」这个奇怪又有趣的议题。

彰化不美丽与超哀愁的诞生

首先,「半线」这个地理名词就很有趣,因为半线一方面有「台湾纵贯线的中点」的意思,从彰化走纵贯线到台北大概是180公里左右,到高雄也是180公里左右;彰化市到海线的鹿港是15公里,到山线的雾峰差不多是18公里左右,所以对一百多年前的台湾人来说,「半线」可能是一个地缘的概念。

但,半线应该有不一样的理解,就是它其实清朝时期,汉人对平埔族「巴布萨」(Babuza)的译称。汉人用漳泉金厦一带的语言来说Babuza,听起来就是很像「半线」(Puànn-suànn)。Babuza人及其邻居,曾经在大肚溪流域建立过一个「大肚王国」。从荷兰、明郑到清朝时代,历任政权都跟大肚王国有过激烈的冲突,结果就像现在这个样子,Babuza人遭到外族屠戮,大肚王国也灰飞烟灭,现在只剩下地名而已。

所以半线一词,其实是过去台湾开发史上,隐藏着的、被遗忘的殖民与掠夺的象徵。在这里,半线就不该只是地理名词了,而是一整个文化族群的毁灭与失落。

这就是彰化的诞生,非常不美丽也超哀愁。彰化本身是一块非常富饶的土地,北面是有着丰沛水源的大肚溪平原,南方也是肥沃的浊水溪平原,这两座沖积扇从八卦山两端发展,延伸到西岸的湿地,加上气候适中,可以说是台湾最富庶的区域。所以这也是为什幺彰化西岸的鹿港会有「一府二鹿」的说法,因为鹿港在淤积之前,就是中部从山线到海线的物产流通港口,从早期的鹿皮贸易,到后来兴盛的茶、糖与樟脑贸易等等,造就了鹿港的繁华盛景,也是彰化平原盛极一时的佐证。

但可惜的是:「匹夫无罪,怀璧其罪。」由于坐拥如此庞大的天然资源,也变成了权力争夺的核心区域。从过去平埔族大肚王国跟历任移民的冲突,到清朝时代的漳泉及闽客等族群械斗,经过日本殖民的剥削统治,直到战后国民党籍地方派系的斗争联合,都让这块土地上沾满鲜血,累积了一层深厚的黑暗历史。丰富的天然资源反而变成了暴力的根源。

这是为了解释:彰化平原的人口将近130万人,论字排辈,也算是台湾「第七都」(仅次台南市的188万人)。而且彰化人口并不都是集中在都市地区,各乡镇人口密度也是非常的,以台湾省各乡镇市人口密度来看,前三十名,彰化就佔了十二席,人口分布相对于其他台湾省县市而言,是比较密集且均匀的,可见彰化平原在背景上,是有很独特的条件。

虽然有着这幺多的天然优势,为什幺后来中部地区的政治经济发展,都集中到较晚开发的大墩地区(旧台中市範围)?而彰化却没办法形成自己的核心区,以致于近年人口甚至出现外移等衰退现象呢?除了日本人有意将政经中心北移至大墩,还有其他的因素影响了彰化的发展吗?

这也是我们一直都想问的问题,究竟是什幺原因,让彰化变成了今天尴尬的发展状况,既不是都会区,却拥有众多且稠密的人口;看起来是农业县,但却跟隔壁的云林、南投不一样——彰化是台湾中小企业最多的地区,里面不乏诸多产业的「隐形冠军」,举个例子,全台湾有七成的「夹娃娃机」都是来自彰化的工厂。这样子的现象,又要怎幺理解呢?

下一回,我们就先从彰化特殊的行政区域演变来讨论,看彰化为什幺会变成今天的彰化?

上一篇: 下一篇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