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国王的新衣」不只是童话,它正在泰国真实上演⋯⋯

2020-06-11 573浏览 44评论 49赞

「国王的新衣」不只是童话,它正在泰国真实上演⋯⋯

泰国人从很小的时候,就在耳提面命中知道蒲美蓬这位英明睿智、超凡入圣的国王,经过六十多年奋斗,为泰国带来进步与发展。这是王室新闻广播、学校教科书、官方历史、报纸与宣传影片每天宣讲的故事。

泰国各地教室一定悬挂着一幅国王照片,老师也一定会告诉学童,在整个泰国历史中,为泰国人民提供一切的总是他们的国王,因此他们应该对国王感恩戴德。

劳工运动人士娟雅.「勒」乙普拉沙写了一篇慷慨激昂、名叫「我为什幺不爱国王」的文章,文中描述当她在一处农村社区长大时,对蒲美蓬国王与诗丽吉王后的爱慕之情如何深深刻印在她心目之中:

大人要我们相信,他们是最伟大的国王与王后,而且在那个时代,电视里时时刻刻播的也都是王室如何为国为民、乐善好施,有这许多证据,我们自然深信不疑。我们家里没有人曾经亲眼见过国王,但我们都爱国王,因为每个人都说他是一位好王。

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们常到邻居家里看电视。我的祖母与母亲迷上每天晚上八点钟的例行王室新闻。对她们来说,收看王室新闻已经成为做个好公民的一种必行守则。当政府要每个人为国王点一根蜡烛祈福时,她们二话不说,立刻照办。她们真的非常爱慕英俊的国王与美丽的王后,爱慕那位年轻的王子与几位公主,只要一有机会总不忘讚美他们的高贵优雅……

早在我懂得思考爱的真义以前,我就是这样爱着我的村子,就是这样「爱」国王与王后。

对泰国现代王室的崇拜,来自至今在泰国仍有巨大影响力的传统信念。有关泰王的神学理论,有三缕属灵的故事情节交织在一起。首先,年代古早的万物有灵论在泰国仍然相当盛行。对许多泰国人而言,法术是真实存在的东西,而且这世上充满神灵,需要人们安抚与尊敬。

根据这个传统,泰国王室拥有特定法力,在确保不仅是社会、还包括自然界的和谐与秩序方面,扮演重要角色。国王是半人半神,是活着的神或「提阀罗」(devaraja),国王的法统来自他神圣的血。依照轮迴之说,只有前生极具智慧、表现非常好的人才可能出生皇家。国王的皇家血统已足以证明他有纯净的灵魂。

但做为泰国政治与社会结构基础的现代泰王法统理论,不是什幺来自遥远过去、稀奇古怪的文化遗产。在二十世纪,全球各地王室一个接一个垮台,暹罗(泰国古名)也发生一场不流血革命,剥夺了国王的绝对权力。当时王宫与王室支持者为保住自己的身分与权势,展开一项行动,意图重建王室尊荣。

达尼.尼瓦(Dhani Nivat)亲王在一九四六年发表的一篇着名演说,是这场重塑皇家形象过程的重要关键。当时蒲美蓬也在座。达尼引用英国人类学家马林诺斯基的话说:

一个社会若能神圣化它的传统,便可以透过这种传统取得难以估计的权力与持久性优势。这类信仰与习惯能为传统罩上一道神圣的光环,能为传统盖上一个超自然的印记。

这段话对二十世纪泰国保王派有巨大影响。

曾在一九二○年代担任泰王拉玛六世与拉玛七世顾问的英国学者卡里奇.威尔斯(H.G. Quaritch Wales),深受马林诺斯基的影响,而蒲美蓬也曾告诉替他作传的威廉.史蒂芬森,说这段话让他「印象深刻」。泰国保王派经过非常周详的深思,以非常有系统的行动,在他们可以牢牢掌控的社会秩序上构筑了一道神圣的光环。

他们凭想像编造了一个历史故事,将王宫描述成泰国成功与和谐的圣殿。这一点也不新奇──历史本来大体上就是胜利者写出来的。

由于许多世纪以来,官方史一直是宫廷监督下的产物,在阐述历史事件时,保王派长久以来总能提出对他们最有利的版本。

为佐证从泰国历史最早的开端起,泰王就是仁慈、进步的君主,保王派在很大程度上,依赖刻在一根石柱上的一段碑文。这段碑文的年代显然可以回溯到一二九二年,用的是一种其他地方都找不到的奇怪字体。根据碑文的内容,南甘杏(Ramkhamhaeng)国王统治下的素可泰王国是一处世外桃源,人民安居乐业,只要摇一下摆在王宫外的铃,无论什幺问题都能迎刃而解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